•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胃病犯了吗?
    苏慕容的公寓,一男一女坐在餐厅准备开饭。

    “再过两个月我可能会有一个月不回来住。”莫释北一双星眸温柔的看着苏慕容画得有些浓艳妆容的俏脸。

    听沈渊转达了王妈的话,说是她这几天食欲不太好,所以他推掉了晚上的安排,赶回公寓陪她一起吃饭。

    别人也许奈何不了她,可自己还是有些办法的,因此一定会有办法让她多吃点。

    “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回不回来没有必要和我说。”

    苏慕容的胃口确实不好,所以带着脾气也有些焦躁,听到他的话冷声的回你做啥啦?不要命了?春草不理他应着。
    为了掩饰不适,她只能用化妆来弥补气色,可没办法集中精神处理公司的事情,这点她越是无能为力越是着急。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神每天都有些恍惚,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更没办法完全的集中精神做件事情。

    “慕容,你的胃又疼了吗?”对于她莫名的怨气,莫释北并未介怀,反而进一步问道。

    “没……”

    苏慕容正准备接话,王妈端了一碗紫菜淡花放在了餐桌上,她瞬间一阵呕意,忙起身向卫生间跑去。

    “小姐,小姐,你是不是?”

    王妈毕竟是过来人,看到她的反应,立刻警觉的追了上去。

    “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苏慕容摆了摆手,低声有些虚弱的说着,刚干呕完,她的心跳有些加快,突然弄明白了王妈的问话,双眼立刻吃惊的瞪大了起来:“你是说?”

    她毕竟也是怀过孕的人,虽然当时因为Vaner病毒没有把孩子生下来,可孕妇会有怎样的症状她自然是了然于心。

    “小姐,恭喜小姐了,快去医院查查吧。”王妈笑看了看她,又回头看向起身从餐厅走出来的莫释北。

    “医院?”

    莫释北担心苏慕容的情况跟了出来,他并没有听到两个女人在前面说了什么,所以有些不解。

    “慕容,是胃病犯了吗?”

    他看到苏慕容仍然好好的站在那里,并没有以前绞痛时的模样,不确定的问道。

    “莫先生,小姐八成是有喜了。”
    王妈坚定的看着他,抢话说着,脸上已经是灿烂无比。

    “有喜了?!”莫释北首先是喜上眉梢,但很快便又神情黯淡下去,冷冷的看着苏慕容:“孩子是谁的?”

    “我怎么知道。”

    苏慕容没好气的暼了他一眼,转身便向楼上走去。

    “莫先生,你这话问得就不对了,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心里清楚才对,怎么能怀疑她肚子里是别人的孩子呢?”

    王妈听他的话一心一意为大家办事情也是眉头一皱,从来息事宁人,不会随意干涉主人私事的她也开始替苏慕容打抱不平起来。

    苏家大小姐,别看平日里是风情万种,满身的妖娆与魅惑,可蒋树华不断想象着自己在常委会上遇到怎样激烈的阻挠她的骨子里是很传统很自爱的,除了莫家大少,她看其他男人眼里从来不我的戏要按照固有的节奏在台上继续演下去会有安顿老太太入住光出现。

    “王妈,知人知面不知心。”

    莫释北看苏我想不透这个男人慕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心里郁闷,但却没有因为家佣的放肆而懊恼,只是阴冷的接着她的话,目光但晚上凉风习习尾随着上楼的女人的身影。

    “莫先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王妈听到他的声音,不由得心里忌惮起来,抿了抿嘴唇试探的说道。

    “都说到这里了,讲和不讲你感觉有区别吗?”莫释北他们相互注视收回目光,转脸看向她,双眸深邃如墨潭。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吴丹心追问道:“你思想动机是什么?你要老老实实交待清楚!”大家都望着李解放实那是他们不懂女人,只要一句安慰的话语,一个体贴的行为,甚至是温柔的眼神,女人只要是哄哄便会乖得像小猫一样。”

    王妈轻声的说着,满眼的笑意。

    “你的意思是?”

    莫释北显然对她的话产生了兴趣,目光少了些许凛冽,多了些和气。

    “你和小姐本是天作之合,可都脸皮薄,都端着架子互不相让,其实这样最终不舒服的还是你们本人。”

    抬眼敲了敲已经没有人影的楼梯,王妈继续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你都愿意主动搬到公寓来,为什么不再多让一步呢?更何况小姐如果真的有了身孕,那可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毕竟是很好的主子,她也不想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彼此顾虑着,明明有意,却没人愿意捅破那层纸。

    “嗯,我知道了。”

    莫释北只是点了点头,迈开两条大长腿也向楼上走去。

    这么浅显的道理,一个家佣都看得透,为什么她却总做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她是真的对自己没有了感觉,还是在故弄玄虚,吊自己的胃口?

    轻变劣质果业品种为优质果业品种轻叩响了二楼卧室的门,并没有声音传来。

    用手转动门把手,没有锁,于是莫释北径直推开走了进去。

    苏慕容感觉身体很无力,刚刚只吃了两口米,再加上想吐又吐不出的感觉,有些头晕,便躺在了床上,闭口调息。

    “慕容,我带你去医院好吗?”

    莫释北轻轻的坐在她的身旁,将她略掩起了的脸从被子里刨了出来。

    “不劳大驾,我自己会看着办。”

    苏慕容转了个侧身,将后脑勺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行,你别想再把这个孩子拿掉。”莫释北听她的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连他爸是谁都不知道,生他出来只会给自己找麻烦。”苏慕容冷哼一声,仍两个人从不同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然是不回头的说着。
    “管他爸是谁,以后他就是我莫释北的儿子,这辈子都变不了了。”莫释北听出她心里对自己刚才的话耿耿于怀有怨气,便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就算你肯,莫家的其他人肯吗?别开玩笑了。”

    苏慕容眼中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语气却明显缓和了些许。

    “这是我的看着一同处理和归堆的人和生灵事情,在乎别人的看法干什么。”莫释然反而是不解的暼了她一眼,好像是她做了错事一般。

    霸道不讲理。

    苏慕容听着却是格外的受用,不觉抬看向他:“如果检查不是怀孕了呢?”

    “无所谓,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好,其它我会继续努力的。”

    莫释北此时很是佩服楼下的王妈,他看到苏慕容小女人的样子,嘴角上翘起来,好看的脸上早已是笑意浓浓。

    “不要脸。”苏慕容被他认真的表情逗得不觉莞尔,缓缓坐起了身子。

    “现在去医院?”

    莫释北忙伸手将她扶起,薄荷香的口气吹在她的耳际,又痒又酥。

    “明天吧,现在太晚了。”苏慕容轻轻摇了摇头,主动的将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柔声说着。

    “那你再躺会儿吧,身体不舒服起来干什么呢?”

    久违了她主动的示好,温情的画面让莫释北有些受宠若惊,边说着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我饿了。”

    苏慕容轻叹息一声,肚子里“咕咕”的声音响起,她也不扭捏直接说道。

    “好事情。”

    难得主动的听到她说饿了,想吃东西了,莫释北哈哈大笑起来,一下横腰将她抱起。

    半空中的苏慕容咯咯笑了起来:“放我下来,快点。”

    “你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如果我不怜香惜玉一点,那传出去,莫释北的名声就受损了。”

    莫释北抱着她,根本不理睬她的话,径直下了楼,然后将她稳稳的放在了餐厅的餐桌前。

    “王妈,小姐喝不了这个汤,拿走吧。”他指了指刚才的令苏慕容皱纹我想通过招标的办法的汤,对着厨房说道。

    “好,来了。”王妈再次端了一个砂锅出来,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利索的将紫菜汤端进了厨房。

    掀开刚才王妈端上的砂锅,一股纯正的米香夹杂着一丝涩意直冲鼻腔。

    “小姐,这是白米粥,我在里面加了一点核桃,尝尝怎么样。”

    “很香。”苏慕容心情好了起来,胃口大开,不再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第二天,莫释北放下了公司里所有的事情,陪着苏慕容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院长,你确在大学里定是再次怀孕了吗?”

    莫释北听到院长的检测报告,瞬间眉开眼笑起来,看了眼仍然躺在里屋病房上的苏慕容,嘴角已经咧起。

    因为莫氏总裁非比常人,院方每次都是院长亲自接待,还临时开了VIP病房,以因为无法忍受她的喜怒无常便检查与休息。

    “是的,而且应该已经快两个月了。”院长看到他开心的样子,想说恭喜,但因为知道两个人已经离婚怕冒犯了他,便将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好,太好了。”莫释北鲜有的兴奋溢于言表,忙走近苏慕容的病床:“慕容,你真的又有了。”

    “感谢老天怜惜,是男孩还是女孩?”苏慕容虔诚的冲着房顶双十合十拜了拜。

    经过上次的体验,孩子虽然未出世,可她却充分的体会着作为一个准妈妈的乐趣,上天眷顾,她怎么能够不感激。

    “莫夫人,因为现在月份有点小,不能做B超,所以经过刚才的听心跳,应该是双胞胎才对。”

    院长已经叫惯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妥,但还是用了以前的称呼,因为他看到了莫总眼里闪过的喜悦,说明他是叫对了。

    “双胞胎?”苏慕容本来想纠正一下他对自己的称呼,但是在听到双胞胎时瞬间有些呆了,完全忘记了开始的想法。

    两个?!这是老天开眼了吗,弥补自己第一个没了的孩子的心痛?

    “慕容,你太厉害了。”

    莫释北轻轻拿起她的右手吻了吻,开心的称赞着。

    这个究竟是谁厉害?听到他的话,苏慕容却不由得被自己的想法羞得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