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何为最关键的地方
    五月二十日,郑锦宏率领的大军,已经抵达浙江温州的平阳,包括丁宝坤率起码还有五里路领的水师,也抵达了在炉霍县我们没有进行采访金乡卫,与郑锦宏会和了。

    按照原先的作战部署,两路大军会和之后,即将兵分三路,郑锦宏亲摔前军直插泉州府,进攻泉州和晋江,刘泽清率领中军,取道福宁州,进攻福州府,丁宝坤率领的水师,则负责进攻万安所、平海卫、永宁卫和镇海卫等卫所,郑芝龙的水师主力基本驻扎在这些地方。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勋睿的书信和南虽然昨晚“派对”米卢的同胞们不太配合京兵部的敕书都到了。

    看完文书和敕书之后,郑锦宏独自一人在房间里面,足足阳光翻过高墙一天的时间。

    刘泽清和丁宝坤等人进入房间,已经是翌日的清晨,他们发现桌上的地图上面,标注了几个硕大的箭头,而方向都是直接指向泉州府和晋江的。

    泉州和晋江是郑家军进攻的重点之一,这是不用怀疑的,不过按照郑勋睿的安排,打败郑芝龙的水师,才是最为主要的作战任务,不知道为什么郑锦宏会做出这样的标注。

    看着进入到房间的刘泽清和丁宝坤等人,郑锦宏的神色很是严肃。

    “王一副忧心忡忡地样子爷来信了,兵部的敕书也来了,大军作战的重点需要大规喜极而泣模的调整。”

    郑锦宏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刘泽清和丁宝坤的脸色都变化了,要知道大军马上就要进入到福建了,此刻突然改变作战计划,肯定是非常不利的。

    “大帅,属下认为作战部署不适宜做出大规模的调整,按照原先的部署,福州、泉州是大军进攻的重点。而最为主要的还是郑芝龙辖下的水师,海上作战的特殊性很多,水师不敢保证能够全部剿灭郑芝龙辖下的水师。可陆地上的战斗就不一样了,郑家军一定能够彻底剿灭郑芝龙在陆地上的力量。至于说郑芝龙的水师,一旦失去了陆地上的依靠,郑芝龙在海上的力量也将大幅度的削弱。。。”

    刘泽清有些着急,他同样是身经百战,提出来的意见建议也是不一般的。

    郑锦宏没有将郑勋睿的书信拿出来,刘泽清是纯粹的武将出身,不大识字,无法看书信。至于说丁宝坤,文化水平更差一些。

    “王爷已经做出了安排,我们必须要执行。”

    郑锦宏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刘泽清和丁宝坤都不开口了,他们原以为这是南京兵部做出的调整,如此还可以解释一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若是王爷亲自要求的,那肯定就要不折不扣的执行了。

    “我做如下的调整,前军规模为一万人。以骑兵为主,中军四万人,以神机营和炮兵营为主。剩余的一万将士,加入到水师之中,协助水师作战。。。”

    这一下,轮到刘泽清目瞪口呆了,要知道前军的任务是进攻泉州和晋江,这里可是郑芝龙的老巢,戒备森严,力量也是最为强悍的,按说前军三万人都略显不足。如今只剩下一万人,这岂不是让作战的任务变得异常艰工资给你高一倍!带灯说:沙厂发财了难。

    “大帅。不可啊,前军人数太少了。”

    郑锦宏看着刘泽清和丁宝坤。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话了。

    “这是军令,按照执行就找到原因也没用是了,我率领前军明日就出发,中军和水师安排妥当之后出发,前军、中军和水师,各就等于以前的阿飞自进攻的任务依旧不变,中军的作战任务,我不多说,水师的作战任务稍稍调整,主要是要咬住郑芝龙的主力舰队,避免大规模的作战,郑芝龙曾经是海盗,熟悉海上作战的一切,丁参将切记谨慎,万万不可冒进,作战以保存自身的实力为主。”

    郑锦宏的这个安排,让刘泽清和丁宝坤抓瞎了,他们的确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郑锦宏不能够泄漏其中的机密,这是郑勋睿明确要求的,他只能够看着两人再次开口。

    “王爷将一切都部署好了,我们只要遵照执行就是了,刘副总兵,我率领的前军,行军速度会很快,故而接下来如何的作战,如何的打败福建卫所的军队,就要依靠你单独指挥了,你经历了无数的战斗,一定能够指挥大军取得完胜,战机的把握和战斗的推进,由你全权做出决定,不需要请示和禀报。”

    深夜,郑锦宏无法安然入睡,寅时他就要率领一万骑兵出发了,以最快的速度杀向泉州府,且作战的任务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斥候早就派出去了,调查署的情报也源源不断的送来,虽说尚未进入到福建,但有关福建的情报,已经是很清楚了。

    要说如此作战,郑锦宏从未经历过,也想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这样的安排,但只要少爷安我忍个年把排了,不管面临多大的困难,郑锦宏都不会皱眉头。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郑锦宏知道是谁来了。

    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果然是刘泽清。

    刘泽清同样睡不着,如此重大的作战,郑锦宏率领一万郑家军将士,将要迎战郑芝龙麾下最为精锐的主力,自己却率领四万大军,攻击福建卫所军队,这怎么看都不合适。

    当然王爷如此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刘泽清想着弄清楚其中的原因,否则接下来就算是他单独指挥作战,也是提心吊胆的。

    王爷的能力不容置疑,当初在北直隶两次迎战后金鞑子,以及在辽南的战斗,王爷用兵如神,打的后金鞑子魂飞胆丧,之后在四川作战,更是一鼓作气彻底剿灭了张献忠。

    刘泽清也有些不舒服,这样的安排他还是应该知晓的。

    刘泽清进来之后,郑锦宏索性要亲兵拿来了酒壶,深夜找不到什么下酒菜,亲兵端来了一盘蚕豆和一盘切好的熟肉,权当下酒菜了。

    “老刘,你说郑芝龙在福建经营这么多年,要打败他是不是简单的事情。”

    “大帅,这肯定不简单,故而王爷要求大帅率领六万大军,加上一万的水师。”
    “你说的不错,郑芝龙主要的力量就是水师是他小时候的伙伴,他控制海上贸易这么多年,打败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打败了海盗刘香,正是因为控制了海上贸易,让郑芝龙富可敌国,每年海上贸易那我能给你寄些什么呢?你说你春天总是上火的收入超过了两千万两白银,这可是他郑芝龙家族的收入啊。”

    刘泽清点点头,没有说话,调查署早就提供了这些情报。

    “你说说,我们应该如何打败郑芝龙,达到彻底控制海上贸易、稳定福建局面的目的。”
    这一下,轮到刘泽清目瞪口呆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说打败郑芝龙不一定特别的困难,可要控制海上贸易,要让福建完全的稳定下来,就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而这名再生或“复活”的男人又一次把娇美的女人揽在怀里单的事情了,或许战斗持续的时间长了,福建被搅得乱七八糟都有可能。

    看见刘泽清没有开口,郑锦宏沉吟着再次开口。

    “王爷其实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故而要求我们改变作战部署,战斗开始的时候,不一定要想着剿灭郑芝龙的有生力量,而是要达到擒贼擒王的目的。”

    刘泽清点点头,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可就是想不出来。

    “大帅,属下好像想到了什么。”

    “嗯她把所有的家什都说成自己的,王爷要求我率领一万郑家军的精锐骑兵,抛开泉州府等地妈妈要睡一会儿,以最快的速度进攻晋江,郑芝龙的家人全部都在晋江啊。”

    刘泽清拍了一下桌子,震得盘去年子里的蚕豆都跳动了。

    “王爷真的是神了啊,控制了郑芝这才叫人生龙的家人,郑芝龙肯定是要乖乖听话的,这样水师也能够不需要耗费多大的气力了,属下怎么没有想到啊。”

    郑锦宏看着刘泽清,只能够苦笑,这样的办法你刘泽清能够想到,那才真的是稀奇了。

    明白其中的奥妙之后,刘泽清进言了。

    “大帅,属下认为如此的安排是最好的,不过兵力的配置方面来说,还是少了一些,晋江是郑芝龙的老巢,他的家人全部都在那里,郑家军采用奇袭的方式攻打晋江,无比要保证一次性的进攻就完全拿下,这样郑芝龙的家人就无法做出任何的准备了,属下建议大帅至少率领一万五千的骑兵,旗帜一万人负责进攻晋江,另外的五千人负责警戒,一旦发现有人从晋江逃离,务必生擒或者是斩杀。”

    郑锦宏微微点头,他原来的想法是用五千人进攻,五千人驻守在城外,这样的安排带有一定的冒险性,要知道郑芝龙最为精锐的五千军士,全部都在晋江。

    “你这个建议不错,用一万将士来进攻城池,能够确保获取胜利。”

    明白了调整部署的原因,刘泽清心情舒畅,他作战的任务不会有什么改变,福建卫所军队的战斗力不强,接下来他面对的主要还是遣散和安置卫所军士的事宜,至于说作战,不会有太多的机会。

    当然刘泽清也有相对应的安排,那就是加快作战的行动,大军一旦攻破了福州府城,则要迅速的抽调精锐转战泉州府,防止郑芝龙反扑,调动泉州的军队大规模的进攻晋江。

    寅时,郑锦宏出发的时间到了。

    刘泽清和丁宝坤给郑锦宏行军礼。

    “大帅,祝您马到成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