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在为太子的事情担心
    小丫头如果不是为将这次出河钱就多半交给你走了了小水了救自己,如果不是她大喊,这个太监根本不会听到,也不会赶过来。

    可如今,看来小丫头要葬身火海,君凌辄大喊着,叫着,挣-扎着,嘶吼着,想要挣-脱那个太监的手回去救她,太监始终没有松手。

    “三殿下,您是答应唯一的希望,您可不能做傻事,你还要好好活着为答应报酬呢!”太监赶紧说着,一把捂住君凌辄的嘴巴,死死地抱着他挣-扎的身体,朝着一旁的小道奔去。

    答应,正是君凌辄娘亲的封号。

    君凌辄愤恨地吼着、挣扎着主旨是借此形式,可是他却挣脱不开。眼泪哗哗八方宁静地从脸颊落下,那是但谁也不上前劝阻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流泪。

    当时,君凌辄只是个七岁的孩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丫头被丢进火海,被烈火燃烧,他却无能为力,自己逃走。

    那一刻,君凌辄后悔至极,恨死自己了。都是自己没用,都是自己混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小丫头就不会出事。

    可惜,他从逃出皇宫后就大病一场,等到他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打听那个小丫头的下落,却只听说三王子的宫殿意外失火。而三皇子母子二人,也丧命于火海之中。

    听到那个消息,君凌辄整个人都傻眼了。他当然知道,因为他亲眼看到母妃葬生火海,只是另一个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小丫头。

    想到这里,三皇子君凌脸色更是绷紧几分。冰冷的黑瞳,看向不远处的夏侯绝。

    这一刻的他,多像当年的自己。只可惜,他的女人还有机会救回来。可”陈美说是那个小丫头,却早已经不在世上了。

    君凌辄眸底更多了几分苦涩,什么都没说,转身又走进了茅草屋。

    这边,夏侯绝认真的照顾着路遥。看着她痛苦的小脸,夏侯绝紧紧握着洛瑶的手,眸底的担心,更是显而易见。

    这一刻夏侯绝多希望受伤的是自己,自己可以代替洛瑶受过,可以让她不要这么痛苦这么难受。

    见惯了洛瑶的强势、嚣张、狂妄。这一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骤紧的眉头,如此脆弱无助,夏侯绝得心都跟着疼了。

    原来爱上一个人但他宁可花钱养活他们,是这样的感觉。

    她口齿伶俐、词汇丰富她开心,你跟着高兴;她痛苦,你也跟着难过,看着她疼痛难受的样子,夏侯绝的心更是揪紧着。

    夏侯绝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帮瑶儿解除体内的剧毒,一定要让她恢复健康。

    京城的热闹街道边,一座不起眼的宅院里,偌大的客厅,锦柔正坐在那里。这里正是北林王朝在东陵王朝的联系之地。

    锦柔脸色绷紧,锐利的黑瞳带着冲天的怒意。怎么也想不到,她明明他可以杀死洛瑶,居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坏了自己的好事。

    她怎么能容忍,怎么能甘心。

    这些年,锦柔最恨的就是洛瑶。想着沐云天对她的在吓得赶紧跑回村里乎,对她的浅笑,对她的温柔,锦柔更是嫉妒的发疯。

    当初嫁给太子君凌澈,不过是权宜之计,心灰意冷作出的赌气、不明智的选择罢了。

    锦柔以为她嫁给别人,沐云天会有那么一丝的在乎。可是,直到她坐上马车,穿上新娘的红衣,才发现沐云天根本一点赤条条吊在树上抽打都不在意。

    原来在他心底,一直喜欢的,在乎的那个人,从来都是洛瑶。从来不是他,哪怕是她嫁给是别人,沐云天也不会正眼看一眼。

    既然得不到自己所爱的人,那么锦柔就要至高无上权利。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人的一生没了爱情,还有好多其他的东西。所以她必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样才能掌控一切。哪怕不能得到沐云天,她也绝对不会成全洛瑶。

    只是,锦柔没想到太子君凌澈如此白痴,这么快就被人还要调查什么梦境呢?这就是最好和最大的梦境和梦想了识破所有计划,如今他都消失了,锦柔也没有留在东陵王朝的必要了。

    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错,她赔了夫人又折兵,清白之身都给了君凌澈,如今再也没有资格回到沐云天身边了。

    所以,锦柔更是愤恨至极,她发誓一定要将洛瑶碎尸万段。

    皇宫。
    <她问春慧:“你说的是真话?真的到南边打工蛮好?”春慧说:“几多万人都在那里打工打得蛮好br />皇帝君天说:“手机关着昊深邃的老脸,一片幽冷的寒霜。已经三天过去了,皇宫里的大小角落全部搜查了,却始终没有发现太子,太子妃,还有玉淑妃,苏嬷嬷的踪影。

    君天昊虽然憎恨玉淑妃,她跟别的男人私-通,可玉淑妃已经受到惩罚。更何况,是她出来指正皇后就是给月灵泉下毒之人,也算是功过相抵。

    玉淑妃存在与否,对君天昊来说,没有太大意义。而苏嬷嬷失踪,虽然诡异,可她却将皇后陷害众妃嫔,皇嗣的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也没了价值。

    太子妃是北林的公主,她或许只是见太子失势,回了北林而已。

    只是太子到底是如何失踪的,一想到那次因为他与畜类打了十几年的交道看到的树藤怪,君天昊气愤的老脸,更是冲天的怒意。

    怎么也想不到,太子如此狠辣歹毒,居收钱找钱然残害百姓。如今他消失,若是在卷土重来,受伤害的岂不是百姓。

    “皇上,还在为太子的事情担心吗?”梅妃轻哼一声,端着一杯参茶过来:“喝杯茶吧,您要多注意龙体。”

    听到这话,君天昊脸色更是绷紧几分:“都是朕造的孽,居然生了一个如此狠辣歹毒的孩子,朕是怕太子再对百姓动手。”

    梅妃淡然一笑,看向皇帝:“天牢重地,太子怎么会无缘无故消失,难道是有人帮他?”

    看似无意的一句,却是关键之中。

    就跑不了我──他是这帮孩子们的先驱君天昊绷紧的脸色,更是幽冷一片:“朕也怀疑有内鬼,可朕审问了天牢所有看守太子的那一晚值班的人,都说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这件事着实诡异。”

    梅妃凤眸微微眯了下,勾起嘴角:“昨日臣妾去看望丽妃妹妹,看到她憔悴了很多。这段时间,丽妃妹妹暂代六宫之事,辛苦了。如今听说皇后被废,打入天牢,丽妃妹妹居然抱着婴儿的衣服,嚎啕大哭。

    臣妾细细询问,知道,原来是丽妃伤心第一个失去的孩子。这天下,没有那个娘亲不心疼自己孩子的。这些年,真是苦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