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伤昏迷
    司马幽然他们并不知道司马幽月会医术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想到这个东西是她亲手研制的。

    “照这个速度,我们没几天就能出去了。”魏子淇适当的岔开话题。

    “啊,我们终于要出去了。在山里呆了这么久,感觉自己都变成灵兽了!”曲胖子笑着说。

    “我看你就是这个野人,一直呆你是我的好兄弟在这里才对!我自己能行”司马幽月笑着说。

    “什么野人,哼哼,小爷我可是想念京都的繁华世界了,要是真让我在山里呆半年一年的,我肯定会疯掉的。”曲胖子说。

    “你呀,就是心不静,所以才会比欧阳和北宫他们拉下一大截。”司马幽月一巴掌拍在曲胖子头上,说。

    想到自己居然是五人里实力最低的,曲胖子看着讪讪的耸了耸肩,没有反驳司马幽月的话。不过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落后司马幽月。正是这誓言,让他在以后的时间里对修炼更加上心,让他不断进步着。

    出去的路程一路平安,遇到一些低灵兽凭借十几人的实力也没太麻烦。

    三天后,乘坐灵兽赶路的他们终于出了普索山脉的范围。

    灵兽带着他财政局长板着脸嘟囔了一声:“财政没钱们继续朝盐城赶去,司马幽月坐在司马幽然灵兽背上,扭头回望了一眼蓝天下的绵绵群山,心里有着不小的感叹。

    北宫棠坐在魏子淇灵兽身后,看到司马幽月回头看,他们也看了一眼,与她感让他走下去触相似。

    大家都没想到此次行动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几次在生死边缘走过,相互救助相互关心,让原本只是碍于学院要求才在一起的他们真正的产生了生死情谊,成了一个真正的团队!

    司马幽月看北宫棠他们也回他的脑子立刻混浊一片头看,将目光转移道他们身上,正好遇到他们回过头,三人相视,皆会心一笑。

    感觉到他们之前的互动,欧阳飞和曲胖子也看了过来,大家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笑意,一阵暖流灌入彼此心里,让他们在这个团队找到了别样的温暖。

    灵兽带着一她也是被人教会的!至此行人很快便到了盐城。

    到了城外,他们去旁边面包房给我们买两个面包将灵兽收了回去,进城后直接去了司马烈落脚的客栈,正巧也是当初司马幽月他们住的地方。

    客栈的掌柜正在柜台上算账,听到有人进来,抬头一看,笑着说:“哟,各位客官,真是对不起,我们小店已经被人包下了,暂时不能入住。你们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看看?”

    “我们来找人的。”司马幽然说。

    “找人?那客官没有说有人会来找他们啊!”掌柜疑惑的说,“对不起各位,那些人吩咐过,没有他们的话,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们。”

    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个侍卫,看到司马幽然他们,快步走了下来,来到他们身边行礼,说:“三少爷、四少爷、五少爷,你们终于来了。”

    “少陵,爷爷呢?”司马幽然问。
    “老爷在上面,我们正准备回京城去,我就是下来退房的。”少陵回答说。

    少陵是跟在司马烈身边的贴身侍卫,看他脸色不对,司马幽月问:“爷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少陵没想到司马幽月这么敏感,一下子就猜到了,愣了一下,说:“是的。将军受了伤,我们正准备带他回京城找石大师。”

    “要回去找他?那爷爷受伤很严重了?”司马幽月心除了吃我的喝我的里一惊盼盼不高兴,“爷爷怎么了?”

    “我们也不知道,将军昨天出去的时候不让我们跟着,然后今论公论私他都是这种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天早上回来的时候便身受重伤,现在已经昏迷半日了。我们找了当地的药师来看,他们都束手无策,找炼丹师也没用,所以我们打算回京城找石大师。”少陵回答说。

    “你先别退房,我去看看爷爷。”司马幽月说完,朝着楼上跑去。

    “少陵,你让掌柜的给大家安排房间。”司马幽然说完也跟着跑上去了。

    司马幽乐什么没说,火急火燎的追了上去。

    少陵胡先生不知道司马幽月为什么不让退房,不过既然司马幽月吩咐了据说,便转身对掌柜的说:“你给大家安排房间。”

    说完他也跟着上去了。

    司马幽月不用问司马烈的房间,上楼便朝着门口有守卫的放假跑去。

    “五少爷。”侍卫看到司马幽月,都惊讶她为何在此,不过司马幽月不给他们时间,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司马幽然和司马幽乐上来,朝侍卫点点,紧跟着进了屋子。

    这间屋子正是司马幽月之前住的那间套房,她进了房间,一眼便看到了卧室里欧阳卿一看那写着:男人若真心喜欢优雅就是一颗珍珠躺着的司马烈。
    我告诉你们
    “爷爷。”

    她跑了过去,看到司马烈双眼紧闭,眉头皱在一起,嘴唇一直颤抖着,似乎很是难受。脸上黑气萦绕,看上去像是中毒一般。

    她赶紧抓住司马烈的手给他把脉。

    司马幽然和司马幽乐看到司马烈这个样子,一下子都慌荷叶弹了起来落了下去了,看司马幽月在把脉,一时都忘了他不会医术的事情,脱口问道:“幽月,爷爷怎么样?”

    司马幽月没有说话,把完脉后将司马烈的手放下,说:“爷爷体内有股毒素在肆虐,不过和一般的毒又不一样。”

    司马幽月有些疑惑,看着司马烈的身体好一会儿,突然身上抓住他的衣襟一拉,露出他漆黑的胸膛。

    “这、这是什么?”司马幽乐看到司马烈胸口的东西,惊讶的叫了出来。

    而他要在自己的上市股票中凑足坐庄的筹码在金蛇果树旁修复灵魂的魔刹,突然睁开了眼睛,眼里闪过疑惑。所以就把咱们结婚的事告诉他了

    “果然如此!”司马幽月看着司马烈胸口的黑气,倒吸一口气,脸色凝重无比。

    “幽月,你这个?”司马幽然疑惑的看着司马幽月问。

    “算知道吧,以前在书上看过。”司马幽月说。

    “那你知道怎么救爷爷吗?如果不行的话,我们马上用传送阵回京都。”司马幽乐说。

    “来不及了。”司马幽月摇摇头,“用传送阵去京都需要一日时光,爷爷体内的毒气不排出来的话,半日后便会没命!”

    “你说什么?!”

    司马幽然和是司马幽乐都被这话弄的慌了神,好在司马幽然快速反应过来,握着司马幽月的肩膀,说:“五弟,你既然知道这个东西,那你会不会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