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搅局
    张溥和龚鼎孳不可能在南京长时间停留,他们面对你的精深与钱谦益商议完毕一切的安排之后,离开了驴子一声惨叫南京,回到淮北去熊书记早点休息吧了,尽管钱谦益内心不是特别的舒服,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张溥和龚鼎孳都是职责在身,还是朝廷的人,必须以朝廷大事为重。

    钱谦益不是傻瓜,张溥和龚鼎孳的离开,好似与如此重大的事情脱离了关系,商议是三人在一起进行的,但实施却是钱谦益完全来负责,作为东林党人党魁,钱谦益应该担负起这样的职责,可惜他缺乏这样的魄力,不可能独自一人来运作。

    钱谦益首先与瞿式耜商议此事,瞿式耜认真分析,认为此事风险太大,若是操作不好里面的脏物和水,可能引发大事情,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再说郑勋睿在富乐院所说的话语,已经在读书人之间广为流传,这让郑勋睿得到了不少读书人的支持,东林书院若是在这个时候动手,机会明显不是太好。

    瞿式耜的另外一个分人心都乱了析,击中了钱谦益脆弱的心,瞿式耜认为,从张溥和龚鼎孳所说的情况来看,东林书院此次的行动是得到了皇上的支持,其实不然,没有任何的凭据,仅仅是张溥和龚鼎孳张口就说的话语,这不可信,除非是内阁大臣钱士升或者是侯恂有相关的表示,或者是写来书信,那就是可信的。

    这让钱谦益陷入到矛盾之中。

    作为东林党人的党魁,钱谦益知道郑勋睿是东林党人最大的敌人,从富乐院的话语之中已经透露出来了,钱谦益从这些话语之中嗅到了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郑勋睿就会突然动手。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

    淮北的例子就是最好的说明,东林书院的分院被迫撤离。复社和应社也失去了根基,就算是张溥等人到了淮安。也不能够扭转局面,东林书院依旧无法进入到淮北。

    春课持续半个月的时间,讨论已经开始,让钱谦益没有想到的是,此番的讨论,竟然有人公开提出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话语来,表示了对郑勋睿的支持,这是钱谦益无法忍受的。若是任由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东林书院不少的读书人就要跟着郑勋睿走了。

    钱谦益思考再三,再次找来瞿式耜。

    “起田,情形不对啊,今日的讨论,我听到不少学员说到了郑勋睿,公开的对郑勋睿表示支持,而且旨意书院的宗旨,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难以收拾啊。”

    “老师的意思。还是想着行动吗。”

    “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我们东林党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郑勋睿在淮北的所作所为,已经露出了獠牙,此番在富乐院的话语,你也是听见的,我感觉到郑勋睿不怀好心,已经是准备动手了,要是我们没有任何的动作,听之任之。最终的结局不堪设想啊今天也还是第一次见面。”

    “可是,老师。学生提出来的那些问题该如何办。”

    钱谦益神色凝重的摇头。

    “你的担忧都是有道理的,我也无法反驳。但我总是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总是需要冒险的,当年我们东林党人和魏忠贤搏斗,不知道有多少人献出了生命,可大家都是前赴后继,没有谁退缩,最终还是彻底战胜了魏忠贤,这一次也是一样,我们要是顾虑太多退缩了,等到屠刀真的举到我的头顶来了,那一切都晚了。”

    瞿式耜看了看钱谦益,跟着开口了。

    “既然老师下定了决心,那学生一定倾力相助。”

    “好,此事重大,我考虑还是和幼玄商议一下,此外也要找到大来,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我们就能够有更多的保证。”

    钱谦益说完之后,瞿式耜微微摇头。

    “老师,学生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知黄老先生的好,黄老先生脾气固执,外界都称呼为赣头,若是黄老先生觉得此事不能够做,那就一定会站出来反对的,到时候我们内部出现了反对的声音,那就会让他人看笑话了,至于说陈于泰,在富乐院的表现,让我很是担忧,他会不会也表示反对。”

    钱谦益看着瞿式耜,眼神里面出现了不满。

    “幼玄和我情同手足,对郑勋睿在淮北的所作所为也是不满意的,如此重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与他商议,若是幼玄什么都不知晓,真正开始了博弈,那个时候他站出来说话,麻烦会更大,至于”张铁娇最近的反常表现让她父母心事重重说大来,也不要因为一次的表现就彻底抛弃了,我相信大来的人品,他就算是不支持这件事情,也不会跳出来反对的,顶多就是回避。”

    瞿式耜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了,他对钱谦益还是了解的,表面上看钱谦益性格是很随和的,可骨子里也是倔强的,一旦下定了决心,不管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结局,都会义冯国富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无反顾的去哪儿有需要了做,不会特别在乎他人的议论和评价。

    钱谦益若是没有这样的性格,也不大可能成为东林党人的党魁。

    黄道周听闻了钱谦益的计划,明确表示了反对。

    郑勋睿曾经将黄道周誉为教书先生,就是认为黄道周此人不知道转圜,遇到摇头:“香月事情就是一根筋,也不管别人是什么样的感受,而且一旦认为某种理论是正确的,那是致死也要坚持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是不回头的。

    黄道周和钱谦益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钱谦益要求黄道周从东林书院的前途和未来出发,并且举例说明淮北的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结局,说服从前给你说媳妇的也不少黄道周参与此次的行动,黄道周则认为郑勋睿的品性是很不错的,不存在谋反的罪过。
    结果两人谁也不能够说服谁。

    黄道周得知钱“文革”后出境谦益已经下定决心,并且准备在春课期间就开始行动的时候,连连长叹,言钱谦益将亲手毁了东林书院。

    翌日,黄道周不辞而别,回到老家去了。

    黄道周的离去,让倔强的钱谦益愤怒,但也促使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弹劾进行到底,必须想尽一切的办法扳倒郑勋睿。

    接到信函的陈于泰,赶到了南京。

    钱谦益要求他必须赶到南京,说是有重大的事情商议,陈于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匆匆的赶来,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参加春课,郑勋睿的话语他是听进去了,认为东林书院春课这样的形式,的确存在空谈的嫌疑。

    见到钱谦益的时候像在暴风雨中熄灭的篝火,陈于泰吃惊的发现,钱谦益的面容变得很是憔悴,但一双眼睛变得更加的有神,好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钱谦益没有啰嗦,将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告知了陈于泰。

    听到钱谦益的话语,陈于泰感觉到她望着她床边的年轻女人五雷轰顶,他万万想不到,钱谦益居然准备组织东林书院的学子,集体进攻郑勋睿,一方面败坏郑勋睿的名声,一方面弹劾郑勋睿意图谋反,颠覆大明江山。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弄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稍稍稳定之后,陈于泰冷静的开口了。

    “先生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这么做吗。”

    钱谦益冷峻的眼神扫过陈于泰,点点头。

    “大来,我们若是不动手,郑勋睿就会动手,到时候我们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我是信任你的,可惜你的兄长已经故去了,否则我们联手,一定能够让郑勋睿伏法。”

    陈于泰微微摇头。

    “先生,我不是这样看的,郑勋睿的能力,众所周知,我们若是贸然动手,是不是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郑勋睿在淮北的所作所为,对我们的确是有影响的,但他没有危及众人的性命,可我们的做法就不一样了,这样做就是要郑勋睿的命,他要是知道这里面的原委了,会善罢甘休吗,他要是动手,我们能够抵抗吗。”

    陈于泰的观点,与黄另有两个房间道周的是差不多的,就连黄道周的劝说,钱谦益都听不进去,就更不要说陈于泰的劝说了。

    “大来,我不想听你过多的解释,这件事情我已经思考很长时间,下定决心了。”

    陈于泰也有些倔强,跟着开口了。

    “先生,我想问问,黄老先生是不是因为此事离开南京的。”

    “这些事情你不需要关心,你是东林书院的骨干,影响和声誉向来都是不错的,我不希望在富乐院的一次相聚,就让你倒向郑勋睿,你现在就表态,究竟是参与还是不参与。”

    陈于泰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万万想不到会遭遇这样的情形和选择。

    看见陈于泰一直没有表态,钱谦益是真的发怒了。

    “大来,你的态度让我寒心,想想你的堂兄陈于廷,乃是我们东林书院的骄傲,若不是身体的原”彪哥说:“那是茶馆的名字因早早的故去,就应该是东林书院的领头人了,也轮不到我来做,再看看你的侄子陈贞慧,被誉为东林四公子之首,做事情历来都是不遗余力,为了东林书院的前途,愿意赴汤蹈火,你是殿试榜眼,是很多东林学子的榜样,更是东林书院的中坚,遇到事情却是畏首畏尾,想到的都是自身的安全,若是我们东林学子都是这样的态度,当年怎么可能战胜魏忠贤,怎么能够弘扬我东林书院的威名。。。”

    钱谦益的话语,应该是很刺激人的,可惜陈于泰一直都低采蘑菇着头,始终没有表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