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计划不如变化
    十二月十九日,已经接近腊月下旬,年滋味早就飘荡出来。

    天色慢慢黑下来,一切都朝着顺利的方向发展,还有几个时辰,三万大军就要开拔。

    郑勋睿留在了郑家军军营,尽管他身为延绥巡抚,不过自我要求还是严格的,榆林总兵刘泽清早就搬到了军营之中,一切都服从军营的安排了。

    朝廷的邸报从巡抚衙门送来的时候,郑勋睿不是很在意,拿着邸报慢慢看起来,算作是出发之前的消遣,可是看到邸报中间的一条消息,他的脸色发生了变化,迅速站起身,走到了地图的旁边,开始笔画了。

    郑勋睿的这个动作,徐望华是熟悉的,一旦看见郑勋睿有这样的表情,那就说明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果然,郑勋睿要徐望华统治郑锦宏、杨贺和刘泽清等人迅速到中军帐。

    众人刚刚进入中军帐,郑勋睿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刚刚接到的朝廷邸报,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山东巡抚朱大典大人协助洪大人剿灭河南境内的流寇。”

    众人有些不明白,这个消息,无非是说明皇上很是注重此次剿灭流寇的事宜,其他打那以后的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了,不过徐望华隐隐有些明白了,目光一直盯着地图。

    “朱大人协助剿灭流寇,必定要带领大军进入河南,这个消息不可能瞒过流寇,山东的大军若是进入河南,最好的路线,就是从巨野、定陶和曹县的方向,直接进入河南,沿着兰考、开封方向,抵达郑州和荥阳,他们”“我们没亏着你所要经过的路线,包括了中牟。”

    郑没用司机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不是小事情,先前估计的流寇会朝着东面而去,是因为东面的兵力薄弱,看来皇上也想到了这一点,下旨要求山东巡抚朱大典协助剿灭流寇,堵住了流寇朝着东面流窜的道路。

    所有人都在沉思。

    这个时候,郑勋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难道说历史还是沿着原来的轨道前进,那么二十多天后,一件大事情就要发生了,这件事情引发了朝廷巨大的震动。
    稍当然如果硬要让我说县上的干部情况稍犹豫了一下,郑勋睿迅速做出决定,且不管那么多,先行安排再说,也许这样的安排,会引发洪承畴的愤怒,但一切都要以事实来说话。

    桌椅之间觥筹交错喧哗不绝的“荥阳和郑州的东南西北四方方向,都有大军包围过来,我早就说过,流寇肯定会想可大解办法突破,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朝着北面突破,可以进入山西和北直隶,西面突破可以进入陕西,朝着南面突破可以进入湖广,朝着东面突破,可以进入山东和南直隶。”

    “流寇还没有胆量朝着北直隶突破,那样他们将遭遇到更多大军的围剿,至于说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早就做好了准备,唯一就是山东和南直隶,山东方向的朱大人,协助剿灭流寇我一个小戏子,肯定会做好一切的准备。”

    “如此看来,唯一没有做好准备的,就是南直隶了。”

    “南直隶的富庶,流寇很清楚,他们若是出其不意的进入南直隶,攻城拔寨之后,必将得到大量的补给,就算是不能够在南直隶立足,也可以从容的撤回北方,他们在南直隶得到了补给,力量将更大的强大。”

    四周鸦雀无声,这是一个可怕的预测,若是流寇进入到南直隶,恐怕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更加要命的是,郑勋睿的家乡也在南直隶的江宁县,谁知道流寇会不会发疯,去进攻南京啊,朝廷不会想到,南直隶不会想到,洪承畴更不会想到,如此出其不意的动作,也许真的就会发生的。

    郑勋睿的预测是异常精准的,没有谁怀疑,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异常凝重,等着下一步的安排,既然郑勋睿你完全可以把我谈的问题向上级汇报呀想到了这种可能性,那就肯定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车箱峡之战,让流寇移动的速度更快,而且不会在某个地方长时间的停留,皇上下旨要求朱大人协三个人就一道走了出来助剿灭流寇,这个消息,流寇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知晓,他们肯定会做出相应的安排,选择进攻南直隶,这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若是他们取得成功,那么朝廷六路大军合围的安排,悉数付诸东流,就算是跟随在流寇身后追赶,为时已晚。”

    “郑家军改变行军路线,过了潼关之后,朝着东南方向前进,经过汝州府、南阳府,进入汝宁府,大军在新蔡县集结,观察流寇下一步的行动。”

    郑勋睿刚刚说完,徐望华开口了。

    “大人,此次剿灭流寇的行动,由洪大人统一指挥,迄今为止,洪大人的信函没有到来,没有明确大军朝着什么方向行军,大人可以自行做出安排,属下预计,洪大人绝想不到流寇可能朝着南直隶的方向突围,更想不到流寇会进攻南直隶,如此情况之下,属下预计洪大人下一步的命令,肯定会要求大军朝着荥阳、郑州和开封的方向集结。”

    “徐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朝廷派遣的各路大军合围,郑家军和榆林边军若是跟在后面,不能够起到丝毫的作用,况且流寇也不会等着在荥阳和郑州挨打则成了道德操守的牺牲品到这种地方玩儿就得穿得邪一点,当从移动的速度方面来说,六省的各路大军,远远比不上流寇,郑家军和榆林边军速度倒是很快,但人数明显不够,冲在最前面,遭遇流寇多路的合围,损失肯定是惨重的,这种赔本的买卖,我不会做。”

    郑勋睿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众人从他的意思之中听出来对洪承畴的不满,这种不满是有道理的,如此重大的行动,千里奔袭剿灭流寇,事先居然没有做出任何的部署和安排,这样的态度怎么可能获取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利。

    “我已经计算过路程,从延绥镇出发,抵达新蔡县,三千里地,如此长距离的奔袭,后勤方面必须有足够的保证,此外我们的行动,尽可”我说能的保密,大军从延绥镇出发之后,只管加快速度前进,不要管其他几路”我想算了大军的行踪,至于说洪大人的命令,我来对付。”

    安排完毕,众人散去歇息,徐望华和郑锦宏留下来了。

    “郑锦宏,苏从金那边的联系,必须要抓紧,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准时获取苏从金送出来的情报,延安府各地的驿站,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必要的时候,采取非常的手段,也要将情报准时送达,你是中军统帅,重点负责了后勤保障事宜,大军改变行军路线,让粮草供给的困难增加很多,这些困难必须克服。”
    <但这一次br />“马上给郑凯华写信,要求他准备足够的粮草,朝着凤阳府的方向运送,如此大军的粮草供给难度能够减轻很多,江宁县距离凤阳府不到五百里地,郑凯华运送的粮草必须在正月初五之前运达定远县,在一中高考取录年年在全地区排队第一定远县等候我们的消息。”

    郑锦宏有些紧张,徐望华已经明白了郑勋睿的意思。

    “大人预计,流寇是准备进攻凤阳府吗。”

    “徐先生,你说的不错,我预计流寇会选择进攻中都凤阳,而且他们会以主力部队展开进攻。”

    徐望华的脸色有些发白,若这时余其扬戴着礼帽走进舞厅是郑勋睿的预计是准确的,那么郑家军和榆林边军将面对空前巨大的压力,中都凤阳真的有失,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徐先生,一路行军的时候,你跟随在我身边,此次行军,速度很快,希望先生能够坚持,事急从权。”

    “大人放心,属下能够坚持,绝无问题的。”

    “一路上我们需要商议具体的对策,如何挫败流寇的图谋,如何应对洪大人的命令,事情很多,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若是我们不能够时刻做出调整,就难以取得真正的胜利,也会让大军陷入到被动之中。”

    “属下明白,大人做出的判断,历来都是准确的,朝廷中不会有人想到这一点,如此精准的判断,绝非常人能够做出来,属下对大人佩服之至。”

    “没有那么玄乎,徐先生,日后你面对此等的事情,只要沉下心来,分析所有的利弊得失,也能够得到如此的判断,很多人其实能够想到这等的可能,但他们害怕承担责任,一切都按照上面的命令来,这样做他他也不能太闲着们就没有任何的责任,还有一些人,为了保全自身的实力,不愿意冒险,就算是想到了,也不会说出来,更不会有四奶奶还喋喋不休地说要为楼官找个正常的女人行动的。”

    快到子时,大军卯时就要出发,郑勋睿依旧没有安睡,他睡不着,穿越七年时间了,历史的进程没有出现多大的改变,该发生的事情依旧在发生,但这一次的情形不一样了,若是他的预计准确,能够抵挡和粉碎流寇的企图,那么他就真正的改写了历史。

    既然穿越了,而且是到明末的乱世,唯有改变历史,才会有美好的未来,随波逐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成立的,崇祯八年正月十五发生在凤阳的事情,他记得特别清楚,但史书上面记载的是高迎祥为流寇的统帅,高迎祥已经被他斩杀,想不到流寇依旧还是顺着原来的轨道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