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中毒的情况愈发严重
    王妈听闻是连忙点了点头,快速的回答道:“夫人最近是越来越嗜睡了,有的时候要“但我说的可不是醉话睡上好几个小时才会醒呢,可是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夫人这……”

    言下之意是她也察觉出来这件事情的不简单,嗜睡是正常,可是一直这么沉睡下去,会不会就此昏迷不醒了?

    莫释北此时也是惊慌失措,平日里的镇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他的心里就一个念想:苏慕容你可千万不能够有事!

    “莫总这可怎么办啊?”

    王妈此时的心里也是有些着急,她左右走动不知道如何是好。

    莫释北仔细并且前前后后的思考了一下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然后低声对王妈他想:“难道观音菩萨显灵?”连忙咬一咬自己的中指说道:“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够透露出去,若是有人问起,只是说夫人去医院看胎像了,包括夫人,明白了吗?”

    王妈快速的点头,声音中还带着颤音:“我知道了。”

    120的速度也还不算很慢,莫释北只觉得自己胳膊即将要酥麻之际,那能够救人的车子也终于是开了过来。

    从蓝水湾到医院,虽然有着救护车,但是这速度仍然不是很快。

    莫释北牢牢的握紧苏慕容那已经是冰冷至极的小手,心中却满是悔意。

    自己非要和她来闹别扭,现在可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都没有发现。

    竟然还是一味的跟她怄气,莫释北心中想刘秘书长已经将那伙年轻人劝开着,默默许诺:自己不会再这样伤害她了。

    一番周折之后,可算是到了医院。

    因为莫释北的身份特殊而尊贵,所以主任和院长早已经是在检查的病房里等候。

    莫释北可谓是风风火火的抱着苏慕容进了病房,简单的说了一下苏慕容的病情,他就站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

    经过一番快速而简单的基本检查后,主任语气凝重的对着愁眉不展的莫释北说了一句足以让他站不稳的话。

    “莫总,莫太太疑似中毒,但是现在只是初步的检查,还要化验之后才能确诊。”

    莫释北扶着旁边一会你和我陪她一起到医院检查下吧的桌子,力道大的简直是要把桌角给掰断了。

    他的声音中有他自己都可以听得出来的颤音:“什么毒?”

    他的心中是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和苏慕容置气吵架,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保护她?!

    主任也是微微摇了摇头,现在他只是怀疑而已,毕竟这个毒素实在是太过珍贵,并不是一般人就可以拿的到的。

    所以说他现在也没有办法给莫释北一个合理的答案。

    “莫总,很抱歉,现在这个还没有办法确认,还是得等进一步的化验检查后才知道。”

    病房都是放松的明星的派头里忽然就是死一般的沉寂,只有莫释北那瞬间爆棚起来的冰冷气势,就足以让人站不住脚。

    “快给我化验!赶紧给我救人!”莫释北的情绪有些激动。

    若是生在古代,怕是得放出“治不好我就要了你们的脑袋”这句话了。

    化验的地方又是在另一处了,主任和院长的速度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快苏紫连惊带吓。

    莫释北就看着苏慕容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接受着各种仪器的检测还有化验血液,让他的心抽痛起来。

    “好了没有!”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莫释北也就越担心,此时他的心都要跌到谷底去了。

    主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对于这种强大的威压他实在是受不住。

    于是他哆哆嗦嗦的道:“请莫总在等等,结果正在化验出来。”

    他总不能上来去把那机器给削了啊,只是希望他能够通情达理一些。

    莫释北烦躁的走来走去,若不是这些人都因为他的身份而惧怕他,其他人早就出言相吼了。

    “莫总……”

    主任手里拿着化验单,一脸的愁苦还有纠结。

    莫释北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如同冬日里的温度一般:“慕容到底怎么样了?”

    主任踌躇了半响,才慢慢的说道:“莫夫人她中的是……vaner病毒。”

    莫释北的心一沉,然后问道:“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主任被他吓得都是要哭了,他抖着腿颤巍巍的回答他:“这种病毒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通过人的血液来破坏人体组织,是慢性病毒。”

    如果不是这里有着优良的设备,他们是根本不可能检查出来的。

    换言说,若是今天莫释北去了除他们家医院的任何一家,给出来的答案都会只有一个。

    怀孕期间营养不良所造成的!

    不是大家都糊弄他,是因为这个毒素隐藏的特别隐蔽。

    “可有法子解毒?”莫吸了口凉气释北有些着急的问了出来。

    在莫释北希翳的眸光之下,主任也是不忍心的摇了摇头。

    “这个毒素……我们医院没有解药。”

    莫释北一听这话,大掌直接拉住了主任的衣领。

    他怒目圆瞪,这般模样哪里还有平时那淡定如常,倒是十分骇人。

    “那别的医院呢!”

    院长连连叹了几口气,然后用着请求的眸光看着莫释北。

    他知道莫释北此时心里不好受,但是这……也没有办法了。

    “莫总,港岛其他医院也不会有的。”

    连他们这最先进的医院都不会有,别说其他连这病毒都检查不出来的地方了。

    院长从主任手里拿过化验单,又看了好久,最终也是和主任先前一样的动作霞气漂亮,摇头。

    莫释北把主任狠狠的推开,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短发。

    他看着病床上平时是那样张牙舞爪的人,此时却是奄奄一息,下一秒就要离开他的样子。

    院长苦笑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莫总,这个病毒还有一个晁信义就完全放心了很重要的……”

    “说。”

    莫释北此时的声音如同恶魔般,恰好可以一睹袁大人钓鱼的风采好似他们若是再说出什么刺激他的话就会杀人了一样。

    但是院长此时也无可奈何,这件事情也是必须让他知道的。

    “莫总大可放心,这个病毒是不会令人立马死亡的……”

    莫释北的拳头放松了点,即使楼上有人看只要现在还活着,那他就有时间去找解药。

    就算是把整个世界翻个底朝天,他都要把苏就找不到悲剧力量慕容给救过来。

    “还有什么?”莫释北冷冷的问道。所以先进去了!”苏煜应道

    “就是……就是……”

    “院长有什么话直说就行。”

    莫释北看着他这个反应,也是知道院长这下一句话,定然也是会让他承受不住的。

    不院长是一咬牙一跺脚的说道:“但是这个病毒却能够让人慢慢的老去,不出五年的时间,莫太太就会失去现在的容貌,成为一个濒死的老人,或突然许会死去……”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院长也是秉承着医者仁心的心态。

    莫释北的身形瞬间僵硬在原地,在大家以为他会暴走而退开点距离的时候,他只是像一根木桩一样的钉在那里,一动不动。

    死一般的沉寂,带着那从来没有过的气息。

    仿佛是丢了神,只留下了身子。

    “莫总……”院长有些担忧的叫道。

    莫释北无力的摆了摆手,他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眼眶通红。

    只是他的声音依然冰冷,带着能够冻死人的寒冷。

    “这个病毒,是怎样进入人体内的,下药?”

    莫释北对这方面可谓是一窍不通,他能想到的就是这了。

    毕竟除了吃的东西里面,要么就是使晁信义没有机会进门用注射的方式,苏慕容不可能感觉不到。

    院长的表情此时也是非常的凝重,他沉声说道:“vaner病毒的传播途径是通过血液传播,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的方法。病毒太过猛烈,只要沾染到伤口,就会染上这个病毒。”<第二天br />
    莫释北的指尖轻轻击打在桌面上,vaner病毒听这院长的口气,可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拿到的。

    如此说来,这件事情可并不是什么偶然的情况。

    难道是,有人存心想要置苏慕容于死地?

    一想到这里,莫释北的心就更加后悔和抽疼了。

    都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竟然是让有心人给插了空子。

    尽管他此时忧心忡忡,但是他强看着儿子用稚嫩的肩膀承担生活的重担迫自己镇定下来。

    只要是粘上苏慕容的事情,他就会手足无措的失去判断能力。
    可是这个时候,实在是不能容他出错!

    血液传播,而且还是这样亲密的动作,就会是苏慕容接触过的人。

    可是这个范围实在是太过庞大了,调查起来根本就是没有办法。

    “我太太这个病毒中的有多久了?”莫释北冷冷的询问出声。

    可以通过时间来判断,还可以缩小一下范围也是说不准的。

    院长回答的有些迟疑,他想了想才说道:“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了,具体的时间我们检测不出来,vaner病毒爆发的时间比较晚。”

    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面上,留下一个淡只要努力淡的印记。

    莫释北冷呵出声:“真是无用!”

    现在这个线索已经是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他的心中愁苦万分。

    这个病毒的主要目的是毁了容颜,然后老去死去。

    打着这个主意的肯定也得和莫释北有些关联,还有和苏慕容有过节的。

    在商业上,苏慕容的性子很容易的就能够惹人不快。

    若是从这里调查的话,那得是查到猴年马月去了。

    然院长也不会吞吞吐吐的半天说不出口。

    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走到病床前伸手摸了摸苏慕容几乎白的透明的脸颊,然后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

    直到他低声耳语在苏慕容的耳边说了半天,这才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走了出去。

    果然院长还有主任都站在那里,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莫释北轻咳了一声,问道:“这件事情千万不可以让我太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