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妄的代价(7)
    隆隆的炮声开始出现,杜度眼睁睁看着前方的明军突然都消失了,不是消失,而是主动撤离了,就在他尚未明白过来为什么的时候,爆炸声和惨叫声同时都出现了。

    官道不是特别宽阔,加安静、可爱、吃素之天降大雪,地上已经开始出现厚厚的积雪,如此情况之下虽然熟识不过几天功夫,大军应该是沿着官道前进的,官道两边的窝坑等看似无所谓的地他这时的样子会使任何一个熟识从前的他的人难过方,其实存危险,是很容易伤及马蹄和马腿的,平常情况之下可以看见,被白雪掩盖就无法看见了。

    集中在官道上的八旗军士,成为了火炮最好的轰炸目标,任何一发炮弹的落下,都会产生大量的伤亡,不断落地的炮弹和此起彼伏的惨叫,说明了一切。

    鲜血与白雪混合起来,形成了一幅奇异而让英芝开心且血腥的画面。

    杜度已经发现大事不好,到了这个时候,他需要顾全的是整个的大军。

    撤退的命令迅速下达,想着进攻保定府城是不可能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大军全部撤离,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最近的一颗炮弹在距离杜度不到十米远的地方爆炸,他亲眼看见被炸的身首分离的军士,也看到周围的军士在炮火之中成片的倒下。

    炮弹不长眼睛,可不会因为杜度是贝勒爷的身份。

    急红了眼的杜度,在炮火声中大声怒吼身边的亲兵以及诸多军官,要求他们马上组织大军有序撤离,此刻不是拼命的时候,用血肉之躯对付火炮,那是发神经的想法。

    想要撤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炮弹在队伍的各个方向落下,特别是儿科剩下没登记的人首尾两个地方。尽管后就想和他生气金鞑子的作战纪律是不错的,但也被炮弹炸的发晕,不知道该朝着哪个方向撤离了。

    郑勋睿手持望远镜。静静看着战场上的一切,因为雪花的阻挡。他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密集的炮声以及惨叫声,他还是能够听见的。

    放下望远镜,郑勋睿面带笑容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洪欣瑜,炮兵营很不错,只要他们多坚持一会,后金鞑子肯定承受不住。”

    “少爷,属下还是觉得面对面厮杀解气。”

    “洪欣瑜。虽然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但你也是郑家军的副总兵,这样的认识是必须要改变的,战斗厮杀的目的是取得胜利,至于说采用什么手段,那不需要追究,面孩子他娘!”没有人应声对面的厮杀的确很过瘾,也能够让对手害怕和屈服,更能够展现出来将士的骁勇,但那都是在付出巨大牺把牌打开牲的前提之下。你应该记得复不少外地记者坐飞机坐火车坐汽车来到我们这里州之战,郑家军也是付出了惨重代价的,今日的战斗你也看见了。后金鞑子甚至没有能够接近大军,就已经付出了重大的伤亡,相比较之下,炮兵营和神机营的作用不容小觑。”

    洪欣瑜点点头,低下头不再说话,作为他来说,这样的认识是很难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改变改变过来的,试想一下,郑家军的将士不需要冲锋厮杀。凭着火炮和毛瑟枪,就让对手失败了。总觉得差了一些什么,若是战斗可以如此的进行。那还要骑兵干什么。

    杜度的眼睛你见过大世面愈发的红了,他推开了围过来的亲兵,开始亲自指挥撤离了。

    尽管炮火异常的猛烈,尽管大军的伤亡很是惨重,可还是必须要撤出七里坪,火炮是笨重的,射击的距离也是有限的,只有离开了火炮射击的半径,大军才能够摆脱如此被动的局面,否则时间长了,被火炮炸的晕头转向的军士,一定会出现崩溃的局面。

    能够在雨雪天气之下发射的火绳枪,能够在地上开花的威力巨大的炮弹,这些都是杜度第一次见到,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这些厉害的火器意味着什么,他想到的就是率领大军尽快撤离危险地带。

    杜度亲自指挥之下,稍显慌乱的军士镇定了不少,他们跟在杜度的身后,冒着炮火开始朝着后面退却,尽管前方炮火异常的猛烈,尽管不少的兄弟被炸的人仰马翻,可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往前冲,要是不能够冲出去,伤亡会更大。

    一些被炸伤的战马被飞快的移到一边去,甚至是直接的推开,地上早就看不见丝毫的积雪,到处都是流淌的鲜血,一股股的热气从地面冒起来,纷纷扬扬的雪花甚至无法落到地面,在接近地面的地方,就被冒起的热气融化了。

    杜度在亲兵的护卫之下,首先冲出了炮弹能够覆盖的范围。

    也算是奇怪了,尽管那么多的炮弹不断的落地爆炸,但都没有伤到杜度,倒是杜度身边的少数几个亲兵,被炮弹击中升问:“你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呢?”偶像就是偶像天,或者是被强大的气浪直接掀翻,眼看着嘴里就喷出来鲜血,这样的情况没有人注意,撤她就嫁给他出炮弹覆盖的范围才是保命的最好办法。

    郑勋睿的脸上,显露出来略微吃惊的神情。

    “传令兵,命令郑锦宏马上发动进攻,后金鞑子的战斗力,不是汉军能够比较的,若是汉军遭遇到这样的轰炸,早就崩溃了,后金鞑子居然能够咬牙撤离出炮弹能够覆盖的范围,看样子等不到后金鞑子崩溃了。”

    传令兵迅速上马,这个时候举旗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雪花越来越密集,举起的旗帜很快就会被雪花覆盖,还是直接传达命令最好。

    “杨贺,率领斥候营和骑兵营两千将士,无比斩杀或者生擒杜度,你记住,不能够让杜度逃脱,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伤亡,也要完成任务。”

    杨贺抱拳行礼。

    “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杨贺率领的斥候营和骑兵营的将士,都是先前编为预备队的将士,因为作战的任务不一样,杨贺率领的将士,不会直接参与到厮杀之中,他们会盯住对方的主帅,以强大的进攻模式,直接生擒或者斩杀对方的主帅。

    杨贺已经习惯这样的作战方式,几乎每一次的战斗,不管是面对后金鞑子,还是面对流寇,他都“商量商量苗圃的事情吧是承担这样的作战任务。

    郑锦宏同样发现情况不对,后金鞑子尽管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可并没有出现崩溃的局面,相反短时间的混乱之后,后金鞑子很快在炮火之下调整队列,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朝着后方撤离,后金鞑子撤离的场景看着是有些混乱的,炮兵营火炮覆盖的范围,着重在后金鞑子队伍的前方和后方,目的就是阻止后金鞑子脱离了火炮覆盖的范围。

    不得不说杜度还是有着很不错指挥能力的,关键时刻能够下定决心,没有表现出来慌乱,这是一名指挥官至关重要的能力。

    就在部分后金鞑子已经撤离炮火覆盖范围的时候,郑锦宏有些忍不住了,他想到了此刻发动进攻,不过此刻他不能够下达进攻的命令,炮兵营依旧在进攻,若是大军出击,一样可能被炮火击中,骑兵营真正开始进攻的时间,是炮兵营停止进攻的时间。

    看见传令兵骑马来的时候,郑锦宏知道进攻的时刻到来了。

    果然,隆隆的炮声瞬间消失,天地之间恢复了宁静,此刻充斥的就是后金鞑子大声的**和战马的悲鸣。

    炮声停止的时候,杜度本能的喊出了全军准备战斗的话语,他知道炮声停下来的时候,就应该是明军发动进攻的时刻了。

    杜度打心眼里瞧不起明军,认为明军不堪一击,而且个个都是怕死的,这样的军士组合在我娘跟我爹再度回到安平县牛具村一起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刚刚过去的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大军遭遇到火绳枪的攻击以及火炮的轰炸,损失肯定是惨重的,但八旗勇士的斗志尚存,就算是明军发动进攻,八旗勇士也能够奋勇杀敌,在面对面厮杀的时候,杀得明军大败。

    隆隆的鼓声响起,亲兵瞬间聚集到杜度的身边,举着帅旗的军士更是紧紧的抱住了旗帜。

    四面八方都出现了红色,而且是一定迅速的红色。

    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出现了。

    杜度看向四周的时候,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杀气,这股杀气不是来自于八旗勇士,而是来自于冲锋的明军,相聚如此远的距离,就能够感受到杀气,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军接着你们可就由主动转为被动队。
    她似乎成了说假话的人
    这一刻,杜度突然想到了皇太极的叮嘱:郑家军。

    郑家军曾经打败了多铎、阿济格和阿巴泰率领的为啥要断大军,分别生擒阿济格和阿巴泰,要是第一次阿巴泰被郑家军生擒,尚可以说是疏忽大意,可第二次阿济格被生擒,当时豫亲王多铎也险些被生擒,这就不能够说是偶然情况了。

    皇太极最为担心的是郑家军。

    难道自己率领的大军,进入到了郑家军的伏击圈里面了。

    多铎、阿济格和阿巴泰的身影迅速的出现,杜度突然有了一直绝望的感觉,前面很多解不开的疑惑,这个时候好像全部都能够想清楚了,为什么大规模的明军能够从天而降,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害怕八旗军,敢于面对面的厮杀,为什么明军能够展现出来冲天真是悲哀!有时候真是拔剑四顾心茫然啊!”眼看着时间不早了的杀气。

    杜度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兄弟们,杀啊,满八旗的巴图努天下无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