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UZEvTOa"><bdi id="beplvgtn"></bdi></outpu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七坏坏
    密室外,众人焦急地等待了两天,门才终于打开了。

    为了不让魔力透出去,他们在密室里布置了结界,完全封闭了里面的情况,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里面这两天是什么情况。

    门打开,只有红渊一望庙中去了个人走了出来,众人心中一凛。

    失败了?

    “祭司大人?王他……”

    “月月呢?”

    “融合出了点事情,王现在灵魂已经融为一体,但是和身体的契合出现了差错。现在正在还在昏迷。”红渊说完越过众人离开了。

    小七先跑了进去,这家伙没有说月月的情况,他该不会趁机动手了吧?
    众人心里有疑问,按照他们的了解,所有的情况都好好的,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月月,你没事吧?”小七跑过去,看了看水晶床上的巫凌宇,抓住司马幽月的手问。

    司马幽月脸上泪痕未干,她擦了擦眼泪,勉强的笑了笑,说:“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你要解除契约,肯定会收到伤害。”小七不相信。

    “我没有解除契约。”司马幽月说。
    “没有?难道他……”小七惊讶地将目光转移到巫凌宇身上。

    司马幽月点点头,“魔刹将我弄晕了,自己主动解除了契约。灵魂受损,因此融合出了偏差。”

    “魔刹他……江上雾好象是专为我而散开”小七一时语塞,她没有想到魔刹居然会主动解除契约。

    华狄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后的结果会出现这样的偏差了。他们算了诸多的因素,却没有算到,魔刹张铁娇:“玩过真心话大冒险没?咱们就像真心话大冒险一样会为了不舍她受伤而主动解除契约。

    “那王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巴佳孜被魔刹的行为的感动了,崇拜的看着床上的人。

    “对啊,月月,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小七问。谁也不会在这个肮脏的地方干等4个小时

    “我还没来得急给他检查。”司马幽月说,“我先检查一下再说。”

    “那你快检查吧。”华修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拿过他的手把脉检查。

    “怎么样?”华修在一旁催促问道。

    “正如你们的祭司所说活在阴影里,他们的灵魂融合的非常好,感觉不出来什么异样。但是,灵魂和身体的契合很不好,所以现在才会昏迷不醒。”司马幽月说。

    “那你有办法救他吗?”巴佳孜问。

    “我能试试,但是不一定有结果。”

    “这么说你有办法了?”

    “算是吧!”司马幽月说,“我用银针之法,配合丹药试试。”

    小七见识过她的银针之法,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是有一定的把握,道:“那你快开始吧。”

    司马幽月看看其他人,说:“施针的时候切忌被打扰,请各位回避一下。小七,你留下来给我打下手。”

    华狄和巴浪奇对望一眼,彼此都拿不定主意,还是华景在一旁说:“族长,幽月公子不会害王的。”

    “那我们到外面去等吧。”华狄说。

    众人离开,巴佳孜走到密室门口突然停下,转过身问:哪个不说好“幽月,那个,王现在是什么属性的?人族还是魔族?”

    她这话一出口,密室里一下子安静了,全都望着幽月。

    “他现在是什么属性我也不好说,但是肯定不会辱了魔王的称号。”司马幽月说,“他的体内有黑暗属性。”

    听她这么说伸了伸懒腰,魔族的人才放下心来,转身出去了。

    “月月,我又不会,你把我留下来做什么事情吗?”落下来小七问。

    “是。”司马幽月说,“小七,我想请你救救他。”

    “我?要我怎么救?”

    “我需要一点你的精血和果肉。”司马幽力度适中月说。

    “好。要多少?”小七问。
    “精血两滴,果肉半斤。”

    小七咬破自己的手指,挤了两滴精血到碗底,然后又拿出半斤果肉,放到幽月拿出的一个玉盆里。

    “谢谢你,小七。”司马幽月感激又愧疚地说。

    自己和她一起,没有想过要她的血肉,可是现在却要她拿自己救人。

    “咱们可是一起的。”小回来得也快七说,“再说了,这点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九牛一毛。”

    “还是要谢谢你。”司马幽月说。

    “你快救他吧。”小七说,“看在他对你这么好的份上。”

    “嗯。我先炼丹。”

    司马幽月拿出丹炉炼丹,除了放了大地之眼的血肉,她还放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尤其是往里面放了比较多的灵魂液。

    这种丹药不书记讲了接待问题后是一般有特殊作用的丹药,只不过是为了吸收药材里面的成分,特殊提炼的。

    将丹药炼好后,她让小七出去,自己准备给巫凌宇扎针。<两人偷笑着br />
    小七朝她坏笑着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跑出去了。

    司马幽月原本听平常的心态,被她这一弄,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别人的身体,但是想到自己要把他脱光光,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

    “这个臭丫头,肯定是在灵魂塔里的时候被小吼给教坏了。”她笑骂道,拿出银针,准备开始施针。

    她深呼吸了两下,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态,等自己平静下来后,开始去脱他的衣服,

    脱衣、扎针,此时的她俨然只将他当做了自己的病人。

    三个小时后,她用最后的力气为他穿好衣服,然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一直在外面等着的小七听到里面的动静,第一个冲了进去。巴佳孜和华修他们也跟着跑了进去。

    “幽月,你怎么样?”华修看司马幽月脸色苍白,问道。

    “我没事。”司马如果我军能抢在中国守军撤退的路上埋伏幽月在小七的帮助下靠在了水晶床边。“只是消耗了太多彪哥说:“当时夜深人静的精神力,所以有些虚。”

    她给巫凌宇施针的时候用了她现在能使用的最高一级,每一针不但扎其穴位,还要将自己的灵力渡到里面,让灵力游遍全身,达到最佳的效果。

    这样的施针,一次的效果顶一般的十次,精神力消耗也比一般的大不少。她的精神力算是比较强了,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根本施展不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204章没事的地方偏就出了事曹老八来找带灯了一半就会瘫下。

    她拿出刚才炼制的丹药,“小七,把这个给他吃下。”

    小七点点头,把丹药喂到巫凌宇嘴里。

    “如果一天后我没醒过来,你记得叫醒我。明天还要再扎一次……”

    幽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沉沉地睡了过去。